感恩曾经的遇见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

游览了亚美尼亚东部的悬崖修道院后,戈里斯后续的行程路线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从这里原路返回埃里温或者去塞凡湖再回到第比利斯,再一个是继续往前开、北上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下简称纳卡),再从塞凡湖回到第比利斯。

众所周知的原因,纳卡虽为共和国,却不被国际上承认。它的地理位置其实是在阿塞拜疆境内,并没有接壤亚美尼亚,这样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尴尬。

从戈里斯到纳卡首都斯捷潘纳克特(Stepanakert)也就半个多小时车程。这样特别的“国家”近在咫尺,能在他们来之不易的独立与和平的氛围下造访也属缘分。

离开戈里斯,山路弯弯雾漫漫,40分钟后到了纳卡关口。关口前山崖下,两个国家的国旗很是醒目,左为亚美尼亚国旗,右为纳卡国旗。考虑到安全入境问题,我没有拍照。

一进一出两个关口,这是出关时拍摄,司机正在帮我们办理出关手续。屋顶分别是纳卡国旗和亚美尼亚国旗。

纳卡的签证很有意思,它是需要我们自行到“首都”斯捷潘纳克特的纳卡共和国外交部办理签证,外交部又是在境内,等于是入境后办理。所以它的操作是:从亚美尼亚进入纳卡,需要在关口停留,边检人员会收取全车人的护照、车辆行驶证及驾照进行登记,然后再还给大家。还给你的护照里会夹着一张印有纳卡共和国外交部在斯捷潘纳克特详细地址的小纸条,在离境前自行到外交部办理签证,立等可取。同时外交部又会再给你一张登记卡资料,在离境时,需要交还给边检人员。

纳卡的边防关口整体的检查很宽松,仅仅是对入关人员进行登记而已,对车子不做检查,行李就更是不查了。整个过程很快,大概10分钟。我没有拍照,过天出关时才随手拍了两张留存。

入关后算是正式进入纳卡境内。山路十八弯,司机原来的战斗民族飙车风格在这里变得温柔起来。1个小时后,到了舒西。

舒西(Shushi)是一座悬崖上的城镇,纳卡第二大城市,曾经的文化中心,因为地势高,在战略上占很重要的位置,有“得舒西者得纳卡”一说。在战争年代,这里历来是主战场之一。也因为战争,原来居住在舒西的居民大多迁移到斯捷潘纳克特,导致这里的发展几乎停滞。虽然是个美丽的小城,但街道上人烟稀少,略显荒凉,这在我们到来的2018年10月得以验证,当时司机建议我们当晚入住舒西,我坚持要赶去斯捷潘纳克特。

Ghazanchetsots大教堂是纳卡地区最重要的教堂,舒西的象征,位于镇中心,远远望去,白色外形建筑相当美观,不过其修建年代很晚(1868-1887)。在战争年代,这里曾被死守的阿塞拜疆人用作弹药库和导弹发射基地,因为他们知道亚美尼亚人不会朝自己的教堂开火。

到的时候略晚,主教堂很安静,只有三位牧师在做祷告。同样是简约的高加索建筑风格,与之前所看到的教堂不同的是,内部高耸的墙壁主色调明亮,圣像的画风清爽别致,据说是塔罗牌风格。

遗憾的是,这个教堂于去年的战火中两次被击中,教堂的圆顶被火箭弹刺穿,教堂内的一些雕塑也被破坏,原本充满欢乐与祥和的净土,如今四处是残渣和灰尘,已没有往日庄重的模样。

Jrnduz峡谷位于舒西城外围。峡谷顶端地势较平坦,草地开阔,但峡谷本身是深峻的天险。天色已晚,我们坐车直接到达山顶,俯瞰峡谷风景如画。如果有时间有能力可以下到谷底,需要徒步几个小时。

舒西其实可逛的地方不少。这里受到战争的影响比较大,遗留有不少断壁残垣的建筑,可惜到得晚,又得赶去斯捷潘纳克特,实在遗憾。

斯捷潘纳克特是纳卡地区首府,有自己的外交机制。城市人口有5万多人,一条主街,主街两旁有公园,办签证的外交部就在主街上。

昨天下午在舒西,当晚入住斯捷潘纳克特。外交部九点开门,我们准时九点就到了。

相对主街上的政府机关大楼和警察局大楼,外交部的建筑低调许多,属典型的政府办公大楼。进门一层左侧第一间便是办理签证的地方,没有繁琐的程序,直接填表并交3000德拉姆(折合人民币43元),然后到外面等待十几分钟后,再进去时,签证官问cover? or not cover?这个是问选择贴纸签还是另纸签,同时给我们四人一张登记卡资料。四个人签证20分钟搞定,态度相当和蔼,效率之高令人咂舌。

1、另纸签证是国际上通行的争议地区的签证方式,如果你将来要用同一本护照去阿塞拜疆或者土耳其,建议选择另纸签证。

2、亚美尼亚虽然只能一次入境,但入境纳卡后再进入亚美尼亚并没有亚美尼亚关口,仍算是一次入境。

从住宿点走主街逛到外交部,再从外交部往邮局方向走。因为没有外交,中国移动在这里没有服务,只能一路问过去。

小半天街头巷尾的闲逛,观察下来觉得有些意思:街上跑的车子基本挂牌亚美尼亚,货币使用的是亚美尼亚德拉姆,语言是亚美尼亚语,连国旗也和亚美尼亚相似,而且悬挂纳卡国旗的地方一般也会加上亚美尼亚国旗。总之给我的感觉是,纳卡人他们自个儿认为自己属于亚美尼亚,毕竟当地大多数是亚美尼亚人。

当地人对游客相当热情,特别是对长着东方面孔的游客。需要注意的是,在纳卡公共场所,聊天时不要出现“阿塞拜疆”这个词,容易激怒当地人,恐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斯捷潘纳克特市区内并没有什么看点,唯一可看的景点是“我们是我们的山”雕塑。沿主街的东北方向一直走十几分钟便可到达。

“我们是我们的山”雕像是纳卡的地标,又名“爷爷奶奶雕像”,是纳卡必打卡景点。雕塑为一对老年夫妇,1967年由亚美尼亚艺术家建成,象征了亚美尼亚民族对于这片领土的不屈精神。

这座雕像位于一座绿油油的小山坡上,小山下是个小广场,周围环境很好,有个卖纪念品的小摊铺,游客寥寥无几。

甘扎萨尔修道院(Gandzasar)是纳卡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修道院,在公元10世纪第一次见于历史记载,但现在游客所看的主体建筑大多是12-13世纪的。甘扎萨尔在亚美尼亚语中的含义为“宝藏之山”或“山顶宝藏”,藏有圣若翰洗者和他父亲撒迦利亚的圣髑。这是一座很重要的亚美尼亚修道院,据说全世界的亚美尼亚裔都会来这里朝圣。

甘扎萨尔修道院孤独地矗立在山上,从斯捷潘纳克特有到这里的公交车,但只能到山下的vank村,从村子到达山顶还有2公里的公路。

正是秋天最美的时候,群山环抱的甘扎萨尔修道院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非常漂亮,不过相对前面看过的几个修道院,这个不算上惊艳。来这里的游客很少,偌大的停车场只停着两辆车。

天高云淡。绕着修道院转了一圈,远处是金色的山谷,脚下是绿色的草地,这座修道院藏于深闺人无人知啊。

修道院后面是一个新建的博物馆,现代的建筑与古老的修道院如此近距离挨一块儿显得很不搭调。博物馆规模颇大,主要展览的是早期的圣经,至少有几百年历史了,一看就是宝贝,可惜不允许拍照。

行程已近尾声。离开纳卡后,一路向西,前往“外高加索的眼泪”赛凡湖,探访两座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深山修道院,就在这里,收获亚美尼亚全境游最美秋色场景,真正的震撼到了双眼。

旅游中的变数太多,如何做到提高旅行“性价比”,真正做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